五三

别害羞,快来找我玩

【冷战组】等效定律

*对话体
*某米露本废稿
*人物塑造智障剧情散乱无趣毫无看点
*双引号混乱错字多
*作者对待文字极其敷衍不认真
*看官们爽爽就好

“喂——?”
“……喂——?”
“——喂——?有人么……?喂!!!”
“……喂?”
“你是人么!”
“……你说呢?“
“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我就知道会有人回答我的。“
“你是谁?“
“我叫阿尔弗雷德,你呢?“
“你是电话推销地么?是的话我就挂电话了。“
“不是不是不是!等一等!我真的不是电话推销的。不要挂!“
“逗你玩的,早就没有这个行当了。我是伊万。“
“啊太好了,我好不容易才联系到了一个活人,你要是把电话挂了我就要疯掉了。“
“电话早就没有了,这时我改装的传呼机。“
“这样啊,现在地球上是几几年了?“
“2109年。“
“2109……2109减去2077……“
“32。“
“32年!天啊我竟然在太空舱里呆了32年!科技真是太神奇了,我居然一点都没变老。“
“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接下来我要说的话你可能会不相信,但是一定不要挂电话,听我说完。”
“是传呼机。好,你说吧。”
“这样的。2077年有个太空项目你知道么?”
“不知道,那年我刚出生。”
“就是因为地球人类可居住范围越来越小了,然后就送了几个飞船上天,找其他可居住星球,听说过么?”
“你这么说我大概知道,送出去了四艘,对不对?”
“对对对!其他的三艘回来了么?”
“一个到一半失联了,另外一个探索失败,返回过程中坠海爆炸了,一个都平安回来了,但是没有结果,另外一个没有消息。”
“对对!我在的这个就是失联的这个!我当时在科研所工作,工程师,飞船的结构就是我们团队设计的。后来我看到在招有工程师底子的宇航员,就去试了。”
“找个工程师当宇航员?当局就不怕你受不了外太空生活?”
“我是选拔出来的。当时我三十岁,正是壮年,平常又坚持锻炼,身体素质在去面试的工程师里面算是很好的了。”
“但你只是个工程师,仅仅设计了结构而已啊。”
“谁告诉你的啊?我……”
“你告诉我的啊。“
“别打断我。我参与了大结构设计之后又设计了内部各个舱室的承力。博士的时候我的专业就是材料和结构。面试成功以后我又被送到训练中心训练了整整一年。我自认是个书呆子,对太空了解的不少,但是训练了一年之后我才发现自己一无所知。他们逼着我记住了我原本要用四年才能学会的知识,每天都有强化身体的训练。总之一年之后我强壮了许多。“
“然后呢?”
“然后我就被送了上去。突破大气层之后我和几位同时就去了休眠舱。当时指定的星球离地球有五十个光年,预计抵达时间是七十年之后。”
“怪不得你们会失联,时间太长了。”
“对啊,我们都是抱着一去不回的心态走的。其中一位已经结婚了,孩子才十岁。离开前他跟家人告别时一滴眼泪都没有流。”
“那你呢?”
“我没有告别。我没有结婚,没有女朋友,这一去对于家人来说我就是直接送死去了。于是拜托当局伪造了一场车祸。”
“你也算是个心狠手辣的家伙。”
“理性一点吧,这是最好的解决方法。我们的休眠舱时间设定的是二十年一周期,每五年就有一个人起来检查飞船,然后继续休眠。我是第二个,也就是说第十年我醒来一次,第三十年我醒来一次。”
“这么说你又醒来了?”
“两年前,我又醒来了。“
“我猜猜看,你现在已经六十多了。“
“我不是说过了么?我没老。当生物体出于低温的时候新陈代谢会被延迟,也就是说我休眠的时候是不会老的。你知道那个北极的盲鲨么?新陈代谢效率低,寿命也会延长。“
“早就灭绝了。还有一点我不明白,既然你已经到外太空了,时间流动不应该不一样么?“
“这一点我也没搞明白。按理说因为我们离太阳系很远了,时间应该流动比地球慢,但是我和你交流竟然没有延迟,你也没有在我说完一句话之后突然变老。难道你在外太空?“
“怎么可能,是不是你们航线偏了,刚好闯进了什么重力场?“
“但我们还是差了好几个光年啊,我们的对话应该会延迟到以年为单位才对。最开始我发信号都做好和外星人交流的准备了。“
“谁知道呢,你们都失联了,这种故障一点都不稀奇。那现在告诉我,你怎么没有回冷冻舱?“
“我的冷冻舱坏了。我整整一个人呆了两年了。仓库里食品很充足,还够我再吃二十年。但我想念地球上的饭菜了。帮我个忙,去TACO BELL一趟,买个玉米卷,给我描述一下吧。“
“你的确被冷冻太久了,已经没有TACO BELL了。“
“倒闭了么?被哪个顾客投诉的?“
“不是,已经没有了。“
“那不就是倒闭?“
“我是说什么都没有了。你们出发的第二十年就开始恶化了。最开始当局是把希望寄托在了去火星的那一队人身上。他们平安回来了之后把生态报告了一遍,第二年就开始建起基地了。只有有钱人和一些被政府选上的人才有资格移民过去。我们剩下的人只能待在地球了。“
“……所以……TACO BELL的老总也上去了?带走了产业链?“
“不是。第二十年的时候中东俄罗斯北海这种能源开采地因为地质结构变化坍塌了。美国中部几个城市已经陷进沙子里去了。北海附近的国家都泡在水里,亚洲那边的一部分城市已经埋进土里了。现在的人口已经是一百年前的一半不到了。“
“那你呢?“
“我还比较幸运,坍塌的时候我刚好再外地。”
“那你现在在哪儿?”
“蒙古和俄罗斯边界附近,这儿虽然已经成荒漠了,好歹还能住。非洲那边有人建了地下城,原本是说很安全的,前两年有一个坍塌了,地下铁路线都堵住了,估计里面的人已经全死了。”
“德克萨斯呢,德克萨斯还好么?”
“陷进沙子里了。”
“这样啊……”
“那是你的家乡?”
“对。”
“看来我们两个人都无家可归了。”
“是啊。”
“那现在继续说说你,你不是工程师么?怎么修不好冷冻舱?”
“我检查了内部,没找到任何错误,可能是算法的问题。我只能打开子程序,总算法还是地球那边控制。两年内我都试着联系总局,但是联系不上,结果你出现了。”
“可惜我不懂这些。高中那年我退学了,反正都会死在这颗星球上,不如趁着还活着干点儿喜欢的事。”
“真好啊,我现在就喜欢吃个玉米卷,但是我吃不了,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真是太崩溃了。”
“回不到睡眠舱没把你击倒,一个玉米卷就让你崩溃了,你们书呆子是不是脑子里的算法都和常人不一样?”
“你不懂啊,回不到睡眠舱也没事儿,再过三年就有人来救我了,下一位对程序比我在行多了。只要这三年我没绝望到自杀就好。”
“那我是不是要陪你聊三年的天?”
“是的,很抱歉。”
“等我七十岁你们回来了,记得把我接到别的星球养老,报答我陪你浪费的这三年时间。”
“只要我们能活着回来。说说你吧。蒙古那边的基地好玩么?”
“不怎么好玩。我的工作是维修水管。”
“我想象一下,你是个邋遢的中年人,每天拿着水管到处走。”
“如果你把三十二岁定义为中年,差不多那样吧。”
“你是个俄罗斯人,金发?壮实?喜欢喝酒?”
“金发,壮实,几年前戒酒了。你这么问很像电话性爱。”
“好吧那我停吧。”
“我想问,你怎么解决生理需求?”
“你能想象到的方法。”
“那我还是不想象了。你平常就靠这些打发时间?”
“我会看一些电视剧,也带了几本书。我只能进出三个舱室,检查检查仪器,然后躺进自己的冷冻藏里面玩扑克。”
“你确实够无聊的。”
“谢谢。我现在真想当个水管工。至少我可以把其他人的冷冻藏打碎,找个人起来陪我。”
“往好处想,你的伙食比我好多了。”
“那倒是,昨天我吃了块布朗尼。”
“我连布朗尼都吃不到,食物紧缺状态。”
“等你七十岁了我带你去吃。”
“谢谢了,你还是先专注于怎么活着回来吧。我要去工作了。”
“水管!真好啊。”
“看你的成人电影去。”

“——喂?——喂?”
“闭嘴,我在睡觉。”
“你离开了十三个小时……我这儿看是十三个小时。”
“是十三个小时。你撸完了?”
“陪我说说话吧,我又在三个舱室里转了转,太无聊了,每个仪表都在以相同的频率闪啊闪,闪啊闪。”
“我一直想问,你在那儿是漂浮着的么?”
“不是啊。飞船一直在加速,加速和地球重力场强度差不多的时候人就没什么感觉了。”
“我没太懂。“
“怎么解释呢……就是我在宇宙里面,撇开飞船对我的作用力之外就没有别的力了对不对?“
“对。“
“牛顿第二原理你知道么,质量乘加速?这个积就是我的受力。“
“然后?“
“然后重力你会的吧,立场强度和质量,也就是说只要加速度差不多,我受的力是一样的,也就是说我是没什么感觉的。我记得这个是叫做等效原理来着。“
“你们的燃料真不少。”
“还没有加到最大值呢,要达到近光速是很难的,而且一直是近光速的话非常容易出事故。”
“出什么事故?”
“陨石,彗星,太空垃圾,这样那样的。”
“你的解释太牵强了。”
“好吧,事实是我只是个工程师,在这儿就是个微不足道的维修工,具体原理要问第四个醒来的那位,我真的不清楚。”
“我以为你被强化了一年?”
“但并不是说他们会告诉我全部的计划。火星移民的计划政府全套搬出了么?”
“美国我不知道,俄罗斯没有。”
“对了吧,他们不会告诉你全部的,否则万一我们脑子短路要搞什么改动,整个计划就完蛋了。我们只能按部就班地跟着命令走。”
“你要探索的星球,是什么样的?”
“我只知道有沙子,很大,有水。当局发下来地资料有限,也是我们去探索的原因。我们算是第一批人了,你可以管我们叫开荒者。”
“就像当年美国屠杀印第安人?”
“那不叫开荒叫开拓。”
“你们要在那儿干什么?“
“采集土地样本做分析,然后勘探地形。那是个小星系。还要拿我们实验一下去的路程。“
“所以你们是小白鼠?“
“差不多吧。我们带了小白鼠上来,也在休眠。我们还开玩笑,万一真的飘流在太空了,就用小白鼠当最后地晚餐。“
“黑色幽默,不吉利。“
“都到这个时候了,管他吉利不吉利。“
“外太空是什么样子?你能看见么?“
“有个舱室有窗户,你等一下,我过去给你描述一下。“
“那你看窗户打发时间不好么?“
“太空太暗了,太暗太大,看多了就会忘掉自己的存在,融入太空里面。“
“哲学,听不太懂。“
“我给你描述好了。太空很黑很黑,黑到我能看见玻璃上自己的倒影,是个英俊的小伙子。“
“天啊,你要是在地面我非要给你一拳不可。“
“远处能看见星星,有的很大,有的很小。蓝色的温度比红色的温度高,巨大地星云是彩色的,很漂亮。我照了不少照片,七十年后给你看。“
“那我还是看书上的照片吧。“
“有的星星比较近,飞船在设定航线的时候还要考虑到其他星球地重力场,所以我们没办法一次性加速到最大,这应该也是理由。有一个星星有行星带,奶白色的,仔细看可以看到里面的小石块。“
“真好啊,基地里的窗户只能看到沙子。“
“但是看多了心理就会难受啊,我想念地球了,蓝色的,大洋和陆地,飘着的云。“
“七十年后你就要失望了,大陆已经淹了大半,天空上全是乌云,太阳都看不到了。“
“但那还是地球,我家在那儿……虽然已经埋了。等我回去我要投奔你,修水管。“
“我还以为你要带我去外星球养老。“
“对啊,我都忘了。“
“刚才你说话的时候飞来一个陨石,只有几公里远,太吓人了。“
“我没从你的语气里听出来。“
“看外面看多了就会忘掉自己的存在。刚才我盯着陨石,脑子里只有你在说话,仿佛我漂浮在外太空一样。”
“你的确漂浮在外太空。”
“啊,我想回家了。还要等三年。”
“三年很快就过去了。”
“你能保证每天跟我说话么?”
“不能,我怕哪天基地塌了。”
“尽你所能好了。陪陪我吧。”
“那你也尽你所能吧,水管太无聊了,刚好和你聊天解闷。”
“我们换换吧,我来弄水管,你来在这儿飘着。”
“你又没飘。”
“你刚才说我这跟漂浮一样。”
“说点儿别的。你有没有试过把你的同事叫醒?“
“试过,但我不敢,我怕出故障。”
“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你还怕什么故障?“
“等我想明白了再去叫他,睡着比清醒着好,没那么多痛苦了。“
“你需要发泄的话可以对我说,别一生气把飞船给砸了,我还想去外星球养老呢。”
“谢谢。如果联系不上你,我现在可能真的要崩溃了。”
“这也算是一种缘分吧。”
“我现在真的很沮丧。刚才哪个陨石飞过来的时候我没感觉,你说的时候我才开始恐惧。我在想,如果我哪个陨石真的迎面飞了过来,按照经典力学来说,方向相反相对速度是总和,足够把我碾碎了。我就成了一块太空垃圾,骨头什么的四处飞,你哪天照着我们现在的航线往这儿飞的时候说不定能看到我的一小块骨头,黏在你旁边的窗户上。“
“好恶心。“
“我现在好想回德克萨斯。如果我没报名就好了,说不定我会移民到俄罗斯,那样我还能遇到你……不对,那时候我就是老头子了。“
“你会拄着拐杖骂堕落的年轻一代。“
“对,那时候你可能会像个小混混一样啐我一口。“
“你说不定就成了一流的水管工了,拐杖当水管用,满基地地追着我跑。“
“对,追着你跑。“
“不要打到我的脑子了,修水管用的不是膀胱是它。“
“你的大脑告诉你你修水管的时候在用它,也许你修水管真的是在用膀胱。“
“你知道膀胱的位置对不对。“
“你的大脑告诉你膀胱在那儿。“
“你这么想会疯掉。“
“那也是大脑告诉你的。“
“你在外太空两年就得出了这么点儿成果么。“
“又没有别的事可干。你听过一个案例没有,就是一个女孩有一天眼睛突然瞎了,有一天早上她醒来,像往常一样走出卧室,下楼,吃早饭。她问今天早上为什么还是煎火腿,她妈妈说:‘明明是培根啊’,然后她才意识到自己瞎了,突然的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这个故事的寓意是?”
“就是大脑能欺骗你。”
“这倒不假,我现在正在尽可能地欺骗自己基地地生活还不赖。”
“我在想啊,万一我……万一我其实还在梦里,或者我其实在训练基地里的模拟舱里面。算法出故障了,我被困在了这里,其实只过了一小时,但我进入了模拟环境,以为几十年了。”
“那我呢?我也是算法故障之一么?”
“你是算法故障后的补丁系统,为了让使用者得到心理安慰的人工智能。你没有实体只是一个程序。”
“那这么说我其实没有在用我的膀胱修水管,我压根没有水管。”
“没错。”
“那样真是太悲惨了。我在基地做维修工这么多年,每天都在吃营养剂,结果我只是一个算法里的子程序。”
“营养剂是什么?”
“就是一种膏状的东西,像牙膏一样包装的,很小一点点,但能提供人体所需的营养——至少他们是这么说的。”
“能吃得饱么?”
“饱腹感很强,半天下来都不会饿。一般大人一天两个,小孩子一天一个。”
“其他食物呢?总会有温室什么的吧?”
“有是有,可是我的工资哪能够啊,一个月能吃上一顿沙拉或者谷物就很不错了。”
“你为什么没和我一起来太空呢?至少有布朗尼吃,我也不会像个傻子一样每天发信号,等人来接。”
“那样我就要在冷冻藏安安稳稳地睡着,和你这样括噪的家伙呆在一起会出事儿的。”
“天啊谢谢你的称赞,我真是太……啊!”
“怎么了?”
“……”
“怎么了?”
“……”
“你还在么?怎么了?”
“隔壁……隔壁有声音了。“
“有人醒过来了?“
“我不知道……我不敢去看……“
“拿上武器,万一被什么外太空病菌感染了……“
“我从工具柜里拿了一个扳手……又响了一下,你听见了没?“
“大概吧……很微弱。“
“其实你离开那十三个小时我还做了点儿别的。“
“什么?“
“我把小白鼠地冷冻仓弄开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之前我怎么输指令都不管用,结果刚才输了一下就打开了,我以为有故障,就又放了回去关上了。“
“会不会没有关好?“
“我检查过了……我还是去看看吧。“
“好。“
“那我走了,祝我好运。“
“好运。“

“伊万?”
“伊万你还在么?”
“你是不是在修水管?“

“伊万?”
“……我在……“
“我又等了你十几个小时。“
“我去工作了。今天是沙拉日。“
“恭喜你,好吃么?“
“和营养剂比,好吃多了。小白鼠怎么样了?“
“有一只没有进入休眠状态。我试了几次,就是进不去,和我一样。“
“你现在有玩伴了。“
“对啊,我给他找了个笼子,你说他叫什么好?“
“我不知道,水管?“
“德克萨斯?纪念一下我坍塌地老家。“
“随便你。“
“基地生活是什么样地?“
“为什么你会感兴趣?“
“我想知道。等我回去了,也会住进去。“
“房间很小,很窄,食物很贵,营养剂还好些。“
“人呢?“
“闷闷不乐的,只有没在外面生活过地小孩子才会笑得出来,至于从外面进来的大人……抑郁症很普遍。“
“基地那边没有搞些娱乐节目么?“
“有什么用呢,这种快乐是暂时的,只有回到了外界才能开心起来。不过也不可能了。“
“那太糟了。“
“昨天我的邻居自杀了。十三个小时,其实我已经下班了,但是我的邻居自杀了。他的房间在最角落,少数能看到外面的一间。死前他告诉我,外面来沙尘暴了,远处的一个小土丘已经完全陷进去了。昨天基地的地基有点不稳,晃了一下,他大概是因为这个自杀的。他的尸体不显眼,被转角处的墙挡住了,我看见了尸体……“
“伊万,你在哭么?“
“他是个好人。我想看到外面的景象,他就会让我进去看,看多久都可以。“
“哭出来吧,这样会好一点。“
“阿尔弗雷德。“
“嗯?“
“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
“你想我了?”
“我想你带我去外星球的养老院,用水管当拐杖戳你。”
“一定能回来的。我现在地球上大概已经没有什么认识的人了,你算一个,说话算话的。”
“那就好。我真想尝尝布朗尼的味道。是巧克力做的么?”
“对,巧克力。”
“是甜的么?”
“黑巧克力做的会发苦,普通巧克力的是甜的,口感很软。”
“我已经忘了巧克力的味道了……等你回来记得给我留一块。”
“只要我能回来。“
“以前的时代是什么样的?你上天之前?“
“我只去过美国和欧洲,没去过俄罗斯。“
“不要紧,跟我说说美国吧,德克萨斯。“
“我走的时候已经有几个地区开始塌了,最开始只是以为是结构问题……“
“我不想听坍塌,告诉我,以前的人除了工作之外都会干什么?“
“看书,看电影,陪家人,去约会,找朋友开派对。“
“其实我们也做这些,但是无聊多了。“
“你有女朋友么?“
“只有一个男朋友,分手了。“
“性格不和?“
“坍塌的时候他在那儿。“
“我真抱歉。“
“他活下来了,少了只耳朵。是别的事。我要搬到基地里去保命,他要留在外面,好像去了西伯利亚那边的森林。现在大概已经死了,西伯利亚那边的野兽不少,他活不下来的。“
“我以为你会陪着他,爱情的力量。“
“爱情比不过求生的欲望。当两个人产生不可分割的矛盾之后,对方的形象就会不断地被丑化,直到你想到他就要呕吐。“
“也有那种一边互相伤害对方,一边相爱的。“
“那不一样。那种伤害是建立在对对方的了解,和两个人的相似度。如果本来就不是相似的两个人,又站在了不同的立场,还能继续相爱的可能性就小很多了。“
“你对爱情了解的可真多。“
“你没谈过恋爱?“
“我这个工作,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经验。“
“太可惜了,如果你对自己外形描述正确,在基地里会很受欢迎的。这儿都是些不修边幅的人。“
“都要世界末日了,怎么刮胡子呢。《1984》里面的人连刮胡刀刀片都没有。“
“那是什么?“
“一本书,很有名。“
“没看过。“
“你只看水管的书。“
“滚吧。我该睡了,每天都和你聊,工作打瞌睡被扣钱可怎么办。“
“至少他们不会把你赶出去啊。“
“我想搬到隔壁去,申请改地址需要钱。“
“隔壁不是死人了么。“
“到处都死过人,至少隔壁有窗户。“
“千万别抑郁自杀啊,你还要再陪我聊三年的天呢。“
“我尽量吧,晚安。“

“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你还在线么?“
“阿尔弗雷德?“
“伊万?“
“我碰到了倒霉事。基地因为邻居的死因,把窗户封上了,现在我彻底不知道外面怎么样了。“
“伊万?“
“我在。“
“我大概没办法活着回来了。“
“有彗星朝你飞过来了?“
“不是。我觉得冷冻仓里有个同事死了。“
“怎么得出的结论?“
“德克萨斯死了,我不知道怎么死的。你说晚安之后我就找了本书看,德克萨斯在我旁边。突然它开始尖叫,用头撞笼子。我很害怕,我怕他像你说的感染了什么宇宙病毒变异了。我不敢打开笼子,在舱室另一边观察他,不一会儿它停下来了,然后毛发开始掉落,皮肤也开始松弛,整个身体皱巴巴地揉成了一团。我们现在不受引力影响,时间应该过的比地球上快,虽然和你聊天地时候没有时差……你真的存在么?为什么我已经在外太空漂浮了还能和你说话?为什么我们说话没有时差?“
“我也不知……“
“你是人工智能么?防止和我七十年间突然醒来,创造了这么一个程序,创造了你这么一个人格,有点不耐烦,同性恋,黑色幽默,情绪化……“
“我不是人工智能。“
“你会吃饭么?“
“我会。“
“你会吃饭么?“
“我会。“
“你会吃饭么?“
“我会。你到底想问什么?“
“你会吃饭么?“
“我现在就要把传呼机砸了。“
“太好了!你不是人工智能!“
“什么?“
“五十年前……或者六十年前,人工智能被禁是因为图灵测试开始失效了,但好歹还管用。太好了,你不是人工智能。和你聊天大概只是机器故障……太好了,真是太好了,你不是。如果可以我真想给你个拥抱。“
“现在告诉我,德克萨斯和你同事有什么关系。“
“我同事。对了我们在说我同事,让我喘口气,我同事……“
“对,你同事。“
“德克萨斯死了之后我怀疑是因为我们在外太空,受引力场地作用小,所以时间流逝很快,它从冷冻仓醒来以后突然就这样的。但是那不合理,我们都醒过一次,都没事儿,更何况这是相对时间,我们看来时间还是那样的,但是你们看来就不同了……又不对头了,按照多普勒效应的推导,如果我这边是三十年,地球应该少于三十年才对啊……你会吃饭么?“
“……不会,但我会排泄。“
“啊真是太好了。你不是人工智能,或者你的设计师预测过了我会对你进行简单的图灵测试,但是因为我对人工智能所知甚少,只能用一个测试来判断,所以你的算法里有应对方法,但那都无所谓了。被骗也好,至少你能让我保持理性。我们在说什么?“
“德克萨斯和你同事的关系。”
“对对,说到这儿了。我对它的死亡进行了很多猜测,有一个猜测就是它的生物钟因为外太空的什么辐射混乱了。我很害怕。我检查了其他的笼子,都是好好的。于是我到了休眠舱。两年前我醒来的时候就试过把其他的休眠舱打开求助,但是从来没有打开过。之前我把德克萨斯的休眠舱打开了,于是我觉得也许打开同事的可能也会打开。我试了,真的打开了。”
“那不是件好事?”
“才不是!他一直没醒过来。冷冻状态下呼吸心跳几乎是停止的。我等着他解冻,但是解冻了之后他还是没有反应。”
“也许他还没适应,你得有点耐心。”
“好,那我继续等着。他知道休眠舱怎么操作,肯定能想出办法。”
“那就好。你先去看看外面的宇宙。我得去基地控制中心一趟了。”
“发生什么了?”
“我要申请换房间,申请把窗户上的密封取下来,我还想看看外面。”
“可别抑郁了啊,我还等着回来把你接到外星球养老去呢。“
“不会的。你去看会儿星空吧,等我老了你还要给我讲讲宇宙是什么样的。“
“你能听懂么?不会老年痴呆么?“
“滚。“

“伊万?“
“伊万你去哪儿了?已经十八个小时了。“
“不管你在不在……伊万?“
“我要说了。我同事真的死了。“
“他和德克萨斯的死法不太一样……他是在休眠过程中就死了,似乎有一段时间了。我检查了他的尸体,不知道什么时候死的,但是……就是死了。“
“我现在该怎么办?“
“我正在犹豫,要不要打开其他的冷冻舱。“
“给我出出主意啊。“
“我等着你。“

“你回来了么?“
“是不是基地那边出了什么事?“
“已经过去三十个小时了。我刚才差点把冷冻舱打开……但是我觉得应该问问你。自从联系上你以后就感觉做什么都要问问你的意见,否则……不放心。“
“回来的话记得跟我说一声。“

“伊万啊。“
“伊万?“
“马里奥?路易吉?水管工?“
“我就当你被基地那边弄断了声带好了。是这样的……我打开了冷冻舱。“
“他们没有生命体征……我按照你说的等了等,然后……“
“然后……“
“然后他们都死了,全都,死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死的……现在我大概明白了,冷冻仓可能是在里面生物死亡的时候才会打开……德克萨斯当时是和其他几只一起的。也许其中一个死了,我才能打开。“
“我现在在推测,也许是因为他们其中一个死了,我才被唤醒,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打开。在我放弃的这段时间了其他的也死了,德克萨斯死了之后我才去检查,才发现他们死了。“
“现在我是一个人了,和三具尸体……不对,四具,还有德克萨斯。我该怎么办,我已经回不去了,到目的地是七十年,回来还是七十年。你告诉我基地已经开始坍塌了,德克萨斯也没了,两个德克萨斯都没了,我该回哪儿呢……不对,我已经死在路上了。”
“现在我试试改航线……我该怎么改呢,到哪儿都是死路一条了。“
“为什么没有陨石呢?快砸过来吧!“
“万一那天一个叫伊万的老头子做飞船的时候能撞见我的骨头呢,对不对。“
“你快回来吧,说真的。“

“阿尔弗雷德?“
“咳咳……阿尔弗雷德?“
“伊万!你终于出现了。“
“抱歉啊……咳……“
“你怎么了?“
“我去基地哪儿了……发生了冲突。我想看外面,他们就把我扔在了外面。全都是黄沙,三天,现在我的嗓子好疼……”
“买点药去,多喝水。“
“付不起,就这样吧,新陈代谢辛苦点儿就是了。“
“你这样咳我很担心。真的。“
“你那边怎么样了?“
“我的同事全都死了。你被扔到外面的这几天我一直在跟你留言,虽然留不住……我想象你不会说话了,一直再跟你说话。“
“全死了?“
“我去打开了冷冻仓,全部都死了。我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被唤醒的。现在我要启动返程模式了,我要回去,去你的基地投奔你。“
“咳……咳咳……别,我的基地快塌了。“
“能坚持到我回来么?“
“那时候我们就六十多了。“
“那刚好,一起骂这些没在外界生存过的年轻人。“
“返程模式还没启动么?“
“没有,我需要找代码……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一直在等你。你成了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了。“
“天啊……咳咳……你这是在告白么?“
“可惜不凑巧,我在千里之外。“
“光年之外。你去启动吧,反正横竖都是一死,万一能回来呢?“
“去你的基地吃营养剂。窗户怎么样了?“
“我反倒被扔到了靠近地基的地方,每天都能听见脚底下正在塌陷……这种日子没有头了。“
“等我回去了就到头了。“
“你能回得来么?“
“我也不知道……“
“咳咳……我倒是希望你能回来。“
“我也希望。你去休息休息吧。“
“在地基的嚎叫之中合上眼。“
“真哥特。“
“那是什么?“
“说了你大概也听不懂吧,年龄的沟壑太难逾越了。“
“就算这样你还每天都飞过来找我聊天。“
“有一次是你找的我。“
“因为你太重了飞不过去了。“
“滚。你去休息,闭嘴。“
“好。“

“阿尔弗雷德?“
“我在。“
“怎么样了?“
“好像找到头绪了……你今天没上班?“
“休息。机器也要停下来散热啊。“
“能回来么?“
“我不知道,要输一下密匙。我刚刚破解到了,如果没什么问题,输入就行了,飞船应该会开始减速进行曲线运动,然后反方向回来。“
“不要撞到陨石了。“
“尽量吧。我先去试试,你嗓子还好么。“
“好多了,新陈代谢的功劳。“

“伊万?“
“嗯?“
“你醒着?“
“我在传呼机旁边睡了一天,一直在等着你。“
“我不知道,我,我不知道怎么办。“
“出故障了?“
“输不进去……不是输不进去……没有反应。“
“什么意思?“
“按理说减速绕圈,窗外的景色也应该跟着变对不对?我输入了,成功了,本该执行的,可是……没有反应。我还能看到先前的星云……我……我回不去了。“
“你不要急,再试试。“
“我试了一天。我没有耐心了。我不敢看外面了,太大,而我太小。之前我还有三个同事,现在只有传呼机那头的你了……我甚至不知道你是不是人工智能!你会吃饭么?“
“不会。我不是人工智能。”
“我现在就坐在窗户前……我又看了外面一眼……“
“你在哭么?“
“你也在哭吧,边哭边咳嗽,为什么要哭呢。“
“因为你哭,你的情绪波及到我了。一个跟你天天闲聊的有趣的家伙正在绝望的境地,我却帮不了你……基地指挥中心是不会帮我了。你刚找到我的时候我去找他们了……他们不相信,认为我疯了。“
“基地是地面,这种事要找航天局,不过多半在地下了。“
“抱歉,帮不了你。“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伊万。宇宙还是那样一点点离我远去,新的宇宙又会从边角冒出来,挤进我的视野……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了……我的脑子什么都想不起来……我的身体……组成我身体的元素本来就是新星内部核变一点点演化出来的。我的指甲是星云的尘土,眼睛是真空中漂浮的颗粒……你也一样,我们都一样,生于宇宙……现在我要回去了。“
“你在干什么?“
“不要哭了伊万,我能听见你说话时的哭腔。把我当个疯子吧,像你自杀的邻居一样,在正在坍塌的基地的某处给你打恶作剧电话,装出抽泣的声音,耍你这个中年的水管工……“
“不要说了。“
“……我现在17岁,叫阿尔弗雷德,不喜欢父母对我的管教,他们每天都愁眉苦脸,讨厌基地。我也讨厌他们,所以自己偷了材料做了通讯装置,耍到了你。“
“阿尔弗雷德!“
“我现在穿上宇航服了,原本就是宇宙给的血肉,现在也该还给宇宙……这是属于我的墓地。”
“阿尔弗雷德,现在立刻停下,你只是压力太大失去理智了而已,停下。”
“明明在哭,还要强压住声调,装冷静……为什么我不在基地呢,我真想抱住你。”
“只要你把宇航服脱下来,坐回控制台,你就能回来,给我一个拥抱。”
“地球真是孤独啊……我这两年看了很多星星,没有一颗像地球那样。你知道以前的地球吗,从空中往下看,暗的那一面点缀着灯光,像钻石一样。没有任何星球能那么美,只有地球了。我想家了,伊万。”
“那就回来啊。”
“我回不来了。趁我漂浮到外太空前,让我下来吧,这样慢慢飘,兴许还能飘回地球。”
“这样也飘不回的,你的运动方向是反的,没有相反的作用力你还是会继续飘。”
“那就保佑我被陨石砸到把。再见了。”

阿尔弗雷德关上通讯器。他打开内部舱门,站在衔接口。宇宙太冷了,被太空服包裹着的身体被冻得不断颤抖。他的手放在开关上,犹豫了几秒钟。
“再见了,伊万。”他苦笑着说,按下了开关。
有风灌进来,混合着沙子,扑打在他的太空服上。
他摘下头盔,灰尘乘着干燥的气流钻进他的鼻孔。他正站在沙漠中间,远处没有灯火,漆黑的天空上闪烁着几颗星星。
“伊万?”他张望着说,“你在么?”

评论(6)
热度(31)
©五三
Powered by LOFTER